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华嫁 > 盛世 上

盛世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盛世(上)
  
  然后她便开始犹豫了。
  
  是留下照顾小孙子,还是回去照顾大孙子。
  
  盛钰见锦瑜睡的安稳,这才打算出门好好端详一眼儿子。一出来便看到盛老夫人愁眉不展的……“母亲,可是有心事?”盛老夫人轻叹……“怎么又是个孙儿。”她其实想说,如果是孙女,她便不必犹豫了,直接留下了。
  
  盛钰也跟着一叹。
  
  “谁说不是呢。旁人家想要个孙子继承家业,咱家又不缺继承家业的。怎么又生了个儿子呢。”更让盛四少气愤和不甘的是,又多了一个和他争锦瑜的。他这‘护妻’大战何时才能结束。
  
  “混账话。多子多福……多生几个儿子才好。”
  
  “……母亲这根本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我这个平头百姓点灯。凭什么母亲喜欢孙女,我却不能叹一声这次又没机会抱女儿了。母亲年纪越大,越发的独断专行了。”这话自然是玩笑居多,盛老夫人也不气。她重重一哼,摆出一幅威仪的神情来。
  
  “我喜欢孙女绕膝,小丫头多可爱。胖乎乎的,小脸白净净的。不过也无妨,让锦瑜再接再力便是。”
  
  “母亲确定只要锦瑜一个再接再力?”
  
  “……混小子。锦瑜母子平安,你终于有了说笑的心情了。”
  
  儿子再次留在血房陪产,盛老夫人已经懒得说了。她如今算是看明白了,自始至终,被蒙在骨里的那个都是她。什么儿子因为孝顺这才有了求娶锦瑜之心。
  
  什么娶妻不过是权宜之计,娶谁都无所谓啊。
  
  根本就是说来哄骗她老人家的。
  
  自己的儿子,骨子里那狡诈劲啊,她做母亲的这些年终于看透了。他是早早相中了锦瑜,然后怕她因为门第拒绝,这才‘算计’她,由她出面向宋家提亲。
  
  总之,锦瑜入门前,这小子心里怕是早把人家当成珍宝了。
  
  至于后来,二人并不见多亲近,只能称为相敬如宾,那全是演给旁人看的,也许那时儿子心里还有诸多隐忧。如今看来,很多事情盛钰都在暗中摆平了,这才开启*宠*妻模式。
  
  终于不怕人看了。
  
  “四郎,不管得男得女,都是老天的恩赐。你要惜福。”盛钰见盛老夫人说起正事来,敛了散漫正色道。“儿子知道。我从不在意得男得女,我只求锦瑜平安。
  
  母亲,锦瑜痛极时我甚至在想,如果能舍了这孩子,换锦瑜少痛些,我也是愿意的。母亲,儿子是否太心狠了些。”盛钰刚才有一瞬间,真有这样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
  
  盛老夫人轻叹一声。
  
  摸了摸儿子的头。
  
  儿子大了,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可在母亲眼中,不管儿子多大,永远是需要她保护照顾的那个。“傻小子,你这是太在意锦瑜了。
  
  这也没什么。我们盛家的男人,哪个不疼妻子?
  
  你父亲当年对我也十分敬重怜惜。如今你二哥更是把你二嫂当成眼珠子,眼睛都不敢眨的盯着,生怕眨眼间你二嫂有个小磕小碰的。和你二哥比起来,你也不可如此。你那样想,也无可厚非,毕竟孩子只是附属的……你和锦瑜才是彼此要共度一生的那个。
  
  只是,想想便罢了。你若真的伤了我孙儿,小心老婆子我跟你拼命。”
  
  盛钰笑笑。“不必母亲拼命,哪怕我伤了孩子一根汗毛,锦瑜也会跟我拼命的。”
  
  “你知道便好。”
  
  母亲两个随后沉默下来,最终盛老夫人调子郑重的对盛钰说道。“想法子让你大哥回来吧。他年纪也不小了,和江氏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他若真的对江氏还有一分余情,便让他给江氏一个机会,如果没有,便早日找个合心意的吧。
  
  你们几个都成家立业了,有人在身边嘘寒问暖。我便是死了,也能瞑目了。”
  
  盛钰点头。“好,我会让大哥尽快回京。”
  
  “我留下坐镇。你一个男人,也不知道如何照顾月子。一会让玉嬷嬷去大宅把冬哥儿接过来。他如今有了弟弟,也该有个哥哥样子了。”
  
  “一切由母亲做主。”
  
  盛钰索性把府中诸事全全托付给盛老夫人。他只一门心思陪在锦瑜身边。
  
  至于如何让大哥回京?
  
  法子自是有的,只是要多用些心机罢了……
  
  半个月后,二少夫人同样生下一个男婴,盛老夫人抱孙女的愿望还是没有实现。
  
  ——————
  
  盛四少再次得子,这次十分低调,知道的人不多,只和盛钰私交好的几人知道。
  
  渐渐开始有人上门恭贺。
  
  而盛钰趁此儿子满月之机,把几人约到书房。
  
  足足谈了一个下午。直到晚膳时,锦瑜才得机见到盛钰。
  
  怀里抱着孩子,锦瑜一边轻轻摇着哄小家伙入睡,一边用眼神询问盛钰。盛钰对她点点头,暖玉眉头这才一展。“今日光忙着在书房议事了,都没机会吃上一口小家伙的满月宴。”“不过是些平常菜式,有什么稀奇的。倒是该给小家伙取个名字了,总不好小家伙小家伙的叫。”
  
  对于二子的小名,夫妻二人一直没有决定。
  
  盛老夫人的意思是直接便叫秋哥儿……
  
  一个秋哥儿,一个冬哥儿。盛钰觉得这更像两个讨债鬼了。一个冬哥儿便够了,二儿子一定不能图省事了。
  
  “叫小九如何?”为什么叫小九,实在一目了然的紧。
  
  生他时正是阴历九月天。
  
  “这和秋哥儿有什么不同?”不是异曲同工吗?干脆直接叫秋哥儿便是了,好叫又省心。
  
  “自然是不同的,秋哥儿三个字,小九两个字,而且听起来更朗朗上口。”盛钰一本正经的辩道。“若他早几~日,八月落地呢?”“自然就得唤小八。小八也不错,不过不及小九,九可是吉利数。没什么比它更大的了。”
  
  于是,才满月的小家伙,便有了小九这么个听起来小俗,盛钰却觉得大雅的名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