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15章 S5

第115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15,
  
      航班缓缓降落。
  
      站在异国的机场,李维斯还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早上起床他还在石湖农场的家里,下午三点居然已经站在泰国的土地上了!
  
      这份工作真是神奇,或者说,他的领导兼丈夫真是神奇!
  
      “走吧,先去酒店。”宗铭拖着旅行箱,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搭,“叭”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把行李放下再开工!”
  
      一出国门,宗铭好像荡漾起来了,虽然平常他也是没什么正形,但那仅限于石湖农场内或者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然而现在似乎连大庭广众之下都不怎么忌讳了,就这么挎着李维斯的肩膀大摇大摆地出了机场。
  
      二月下旬,正是芭提雅最美的季节,西堰市大雪纷飞万木枯槁,这里却温暖宜人满目苍翠。路上行人悠闲自得,不愧“东方夏威夷”的美誉。
  
      李维斯照网上的攻略定了一家海滨酒店,地段极美,环境优雅,房间外面就是私人海滩,晚上不拉窗帘也不必担心有人偷窥,唯一的缺点是贵,但似乎对宗铭来说这也不算什么缺点,毕竟他有土豪人设加持。
  
      “凑合吧。”宗铭丢下行李箱,里里外外看了一圈,勉强夸赞了一下自己的“贤内助”,“虽然有点憋屈,也勉强能度蜜月了。”
  
      “你就作吧!”李维斯这辈子都没住过这么漂亮的酒店,只能奉送他一个白眼。宗铭见他不高兴,又抓着他亲了两下,说了一大车的甜言蜜语:“哎不是嫌弃你不会花钱,泰国这种十八线城乡结合部能找到这样的酒店你已经很厉害了!我只是觉得有点委屈你,毕竟二婚才度一个蜜月……”
  
      “你住嘴!”李维斯一头黑线,自己一个二十三岁的大好青年莫名其妙就二婚了,这特么都怪谁?
  
      “也是,蜜月小意思,等金婚的时候我来安排,保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那时候你都老得动不了了吧?”李维斯嘲道,“在养老院的花园里办个‘看谁抖得欢’舞蹈大赛吗?”
  
      “……”宗铭掐指一算,仿佛那时候自己已经快九十了,不得不承认李维斯说得对,“知道你年轻,那也不用这样讽刺我吧?再说我们家也没有帕金森基因,我应该不会抖。”
  
      李维斯不理他,径自去换衣服了,宗铭面朝大海叉腰感叹:“老夫少妻的悲哀啊……”
  
      夜幕降临,老夫少妻乘坐酒店摆渡车进了城。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那家妲拉曾经工作过的人妖夜总会,据当地旅游宣传册介绍,这家夜总会口碑不错,格调也比较高,属于强烈推荐的那种,所以李维斯专门买了池座最前排的圆桌位,也算是工作之余享受一下特色表演了。
  
      两人到达夜总会的时候表演还没开始,客人正三三两两地入场,台上的工作人员在收拾上一场结束时候留下的道具。宗铭拿了一份他们的宣传单,翻了一遍说:“都是些美人啊,我以为妲拉就够漂亮的了,跟这几个台柱比好像还差点儿。”
  
      李维斯拿过来看了一遍,也不得不感叹这里的人妖真是千娇百媚,完全看不出男性特征不说,就算是普通女明星都不如他们好看。妲拉虽美,比在他们面前却少了几分娇媚温婉。
  
      “这么说,陈桦当初发掘妲拉很可能是怀着特别的目的的。”李维斯说,“如果仅仅是为了签几个人妖去国内发展,应该不会特意选她……唔,这么说他和郑天佑一早就有默契?那郑天佑的嫌疑岂不是更加洗不清了?”
  
      宗铭不语,掏出手机查着什么。片刻之后,内场灯光慢慢熄灭,主持人上场,宣布表演正式开始。
  
      这家夜总会的格调果然很高,虽然宣传册是打着“人妖表演”的噱头,但演出一点都不色|情,开场是传统泰国歌舞,之后是融合了世界各个国家文化的特色舞蹈,印度的、韩国的、日本的……最多的还是中国的,包括盛唐风格的霓裳舞、民国风格的旗袍表演,还有两名歌喉极美的人妖皇后合唱“何日君再来”,字正腔圆,比很多国内歌手的口齿都更清晰些。
  
      期间也有一些伴舞会通过伸入池座的t台走进观众当中和大家互动,但都不过分,最多是摸摸脸送个飞吻什么的,李维斯因为长得比较年轻帅气,分外得他们的青睐,来来回回被摸了好几遍。
  
      宗铭有点儿不爽:“为什么他们都来勾搭你,就没个人勾搭我?”
  
      李维斯忍着笑说:“可能是你太老了吧?”
  
      结果下一个节目就有人来勾搭宗铭了——一个足有二百斤的胖人妖唱着“i'llalwaysloveyou”,一边扭动着傲人的胸脯,一边坐到了宗铭的大腿上。
  
      大概每个场子都要安排一个这样的“丑角”来活跃气氛,胖人妖画着极浓的烟熏妆,穿着大红蕾丝睡裙,隐隐露出下面翠绿色的胖次,勾着宗铭的脖子作势要亲他,引起全场经久不息的哄笑。宗铭倒也配合,不以为忤,还掏出钞票卷起来塞在她衣服里。临走俩人互相飞吻,颇有点依依不舍的意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