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72章 S3

第72章 S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谁害了他?
  
  家长?学校?矫正中心?神秘的超级脑制造机构?
  
  或者你自己不也是其中一个帮凶吗?
  
  宗铭看着钱卓民痛不欲生的模样,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钱卓民一开始只是哽咽,后来抑制不住嚎啕大哭,仿佛即将被清洗,抑或送上法庭的人不是张斌而是他一样。宗铭沉默地看着他哭了足有一刻钟,才说:“我们会尽量把他找回来,如果你提供的地址没有错误的话。”
  
  之后他离开了审讯室。
  
  天亮后不久,白小雷的人回来了,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张斌确实到过“长丰青年旅社”,但在昨晚半夜就离开了。
  
  “带走他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从旅馆前台的监控摄像看,应该是二十五岁上下。”派去抓捕张斌的刑警说道,“我们查了张斌的亲属和朋友圈,没有这个人,现在已经让户籍科的同事在全国范围内搜寻她的身份信息了。”
  
  宗铭看着他们拷贝回来的监控摄像,那个女人是在昨晚三点四十五分到达旅社的,两分钟后带着张斌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前台。宗铭定格画面仔细观察了很久,说:“她调整过容貌,让技术人员做个还原,她可能做过面部注射手术,玻尿酸或者别的东西……她的妆容也很重,耳廓是捏上去的,她的实际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以上。”
  
  白小雷立刻让人去做还原,又对宗铭说:“张斌的父母已经在来帝都的路上,大概十点钟到,要不要通过媒体发布个公告,让他们对张斌说几句话?”
  
  宗铭沉吟片刻,说:“等人来了谈谈再看吧,我怀疑他们亲子关系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亲密,贸然通过媒体曝光可能适得其反。”
  
  因为神秘女人的出现,案情再次陷入扑朔迷离的状态,白小雷的人在分析她的真实身份,当地派出所联网排查张斌的行踪,然而这两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不知所踪。
  
  上午十点多,张斌的父母赶到派出所,听说钱卓民供出自己的儿子是谋杀案凶手,愤怒得差点冲进审讯室去打钱卓民。
  
  “他胡说八道!”张斌的父亲是个脾气暴躁的中年男人,拍着桌子跟警察吼,“让钱卓民那个变态出来,我今天豁出去了,一命赔一命,我一刀捅死他算了!他毁了我儿子一次还不够,还要毁第二次吗?”
  
  张斌的母亲哭成了泪人儿:“求求他放过我儿子吧,我愿意给他跪下!告他是我们不对,我们害他失业,可是我儿子没害过他呀,当初他被学校辞退,我儿子还偷偷去找过校长,把罪过都揽到自己身上……”
  
  “你说这些干什么?!”张斌父亲吼妻子,“你还嫌不够丢脸吗?好好的儿子为一个虐待狂求情!我看心理医生说得一点都没错,他就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他被钱卓民那个王八蛋给洗脑了!”
  
  两人又是骂又是哭,闹得不可开交,宗铭始终站在远离他们的角落静静观察,等他们闹够了,筋疲力尽消停下来,才过来问张斌的父亲:“能提供一下曾经给你儿子做心理治疗的医生姓名吗?我想和对方谈谈,核实一下钱卓民对张斌曾经造成的心理伤害。”
  
  张斌的父亲脸色阴晴不定,犹豫半晌才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你问去吧,提前告诉你,这医生也不靠谱,没起到什么作用,后来是我儿子青春期过了自己好了的。”
  
  宗铭点头附和了一下,拿着电话去隔壁打给医生。
  
  医生查了两年多前的病历,对张斌的评价非常中肯:“这个孩子压力太大了,他入学本来就比其他人早半年,小学跳级,等于比同班同学小两岁。对于十二三岁这个阶段的孩子来说,差两岁在心智和承受能力方面的差别是非常大的,这种揠苗助长的方式对孩子的心理成长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他是不是有受虐和自残的倾向?”
  
  “是的,其实除了鞭笞的痕迹,他身上还有一些已经愈合的刀伤,很明显以前曾经自残甚至是自杀过。我向他的家长说过这个情况,建议他们让孩子休学一年,调整一下,但他们不愿意。”医生说,“我也理解他们的决定,现在重点初中入学压力很大,如果不跟着大部队走下去,一旦掉队可能就永远跟不上了……唉,我只能提出建议,不能替他们做决定,后来他们宁愿相信自己的孩子是被老师虐待导致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也不愿意接受我的诊断。”
  
  “张斌在你那里治疗了多久?停止治疗前是什么情况?”
  
  “大概治疗了两个月,每周一次。”医生说,“后来他自己不来了,我做过回访,他的父母表示孩子青春期过去,自己痊愈了,我就没有再跟进这个病历。”
  
  “他有没有向你提到过什么民间组织?”宗铭问,“比如一些聊天群、互助会什么的?”
  
  医生沉吟了一下,说:“他没有提过。但我曾经也有和你一样的怀疑。”
  
  宗铭谢过医生,挂断了电话,随即通过umbra打给桑菡:“查一下张斌的网络痕迹,和王浩、齐冉的做一下对比,我怀疑他们接触过同一个民间心理辅导组织。”
  
  “你是说‘珍爱好女人’吗?”
  
  “不,应该还有其他的、我们不知道的组织,比如王浩曾经提到的那个校园网上的信息。”宗铭说,“想想办法一定要把它找出来,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是怎么变成超级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