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62章 S3.E15.自作孽

第62章 S3.E15.自作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宗铭“哦”了一声,换了个话题:“你认识一个叫孙萌的人吗?”
  
      钱卓民不答,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才说:“没听说过,矫正中心的新学员吗?”
  
      “一个网络作家,笔名叫做‘渤海白女妖’。”宗铭说,“卢星晴生前是她的读者,你知道吗?”
  
      “不知道。”钱卓民说,“中心不让学员上网,网络课也不会允许他们看那些乌七八糟的网络小说。”
  
      “她死了。”宗铭忽然说,“被人谋杀的。”
  
      钱卓民眼神一变,随即恢复自然,抽着烟说:“是么,那挺不幸的……我平时不太上网,也不太关注这些事。”
  
      宗铭注视着他的眼睛,问:“你知道‘天星天晴’这个id吗?”
  
      “天星天晴……是卢星晴的吗?”钱卓民问,随即摇头,道,“我不知道,实际上我负责她时间并不长,了解她的事情不多。你们不如去找矫正中心,或者当地派出所问一下。”
  
      “你为什么离开‘青春无悔’?”宗铭再次变换话题。
  
      钱卓民一愣,说:“不为什么,不想干了,所以辞职休息一阵子。”
  
      “你是不是被迫辞职的?”宗铭单刀直入地问,“两年前你因为张斌的事情被家长告上法庭,最后被学校劝辞。这次是不是也是出于一样的原因?”
  
      “你什么意思?”钱卓民脸色大变,将烟蒂丢在烟灰缸里,怒道,“你在暗示什么?”
  
      “卢星晴的死是不是和你的‘应激脑力波动干预’有关?”宗铭快速问,犀利的目光直视着他,“她是不是因为干预失败导致重度抑郁,自杀身亡?”
  
      “荒唐!”钱卓民勃然大怒,额角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我没干预过她,也没有导致她死亡,她是药物过敏死的!你们尽可以去查,去派出所问,我和这件事毫无关系,我问心无愧!”
  
      说着,他愤然站起身来,摆出送客的姿态:“没什么事请回吧,不送!”
  
      下午三点半,李维斯和宗铭离开了钱卓民的家。天上乌云集聚,仿佛要下雨了,李维斯看着天幕下破败的家属楼,对宗铭说:“他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哦?”宗铭眉端一挑,“说说看。”
  
      “我以为他是个非常强势的人。”李维斯思索着说,“从他对张斌,以及那两个学员的教育方式来看,他应该很自信,很独断,甚至是嚣张……但实际上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失败的中年男人。”
  
      宗铭点了点头,李维斯道:“阿菡说他三十七岁,但他看上去都有四十好几了,头发白了,背也佝偻了……他的生活很不如意啊,他会不会因为这个心理失衡,利用超级脑报复社会?”
  
      “一切都有可能。”宗铭皱眉道,“超级脑太叵测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知道卢星晴的死不是意外。”
  
      “哦……”李维斯若有所悟,“你最后问他那几个问题,是故意的吧?你想激怒他,让他失态?”
  
      “是的。”宗铭说,“人在受到意外刺激的状态下有些小情绪很难掩饰,他当时下意识避开了我的视线,虽然表现得非常愤怒,但眼神非常虚弱。我觉得他对卢星晴的死抱有愧疚感。”
  
      “好像是这样。”李维斯回想着当时的情况,赞同点头。
  
      宗铭又道:“他也知道孙萌,虽然我提到‘渤海白女妖’的时候他刻意回避了,但表情和动作都有明显的不自然。”
  
      “如果孙萌是他谋杀的,那这种不自然应该很正常吧?”李维斯问。
  
      宗铭的语气却有些犹豫:“我总觉得有些地方还没有理顺。他没问题是知道孙萌的,但当我提到孙萌被谋杀了的时候,他却表现得非常惊讶,这是不合理的——如果是他杀了孙萌,这种时候他应该表现得恐慌大于惊讶才对。”
  
      “也许他是伪装的?”
  
      “也许吧。”宗铭蹙眉沉思少顷,说,“我总觉得他的性格和这件案子里的一些细节有矛盾,如你所说,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失意的中年男人,沧桑、萧索、低沉……而谋杀孙萌的那个凶手明显是非冷酷果决的。虽然这两种性格并不矛盾,但整合在一个人的身上还是多少有点违和。”
  
      李维斯有点抓不住宗铭纠结的点,在他看来钱卓民连续遭受事业上的打击,如果有超级脑的加持,杀人报社完全说得通。
  
      但是实事求是地说,他刚才那么长时间完全没有感觉到超级脑的波动,即使在钱卓民最激动,最愤怒的时候,他的大脑仍旧平静无波。
  
      宗铭抬头看了看天色,说:“回家吧,要下雨了,太晚民航中心可能会通知我们停飞。”
  
      不知不觉已经出来快一个礼拜了,被他一提醒,李维斯莫名有点想家,点头道:“好吧,我这就去办起飞手续。”
  
      他们赶在落雨之前离开了这个乌云聚顶的城市,迎着落日的余晖回到了石湖农场。
  
      越野车驶入大门的时候,李维斯看到墙根下的菠菜已经长出了嫩绿的小苗,大概刚刚浇过水,显得青翠欲滴,异常可爱。院子里的桂树几天之内繁花尽开,枝头缀满一簇簇嫩黄色的小花,肆意散发着清爽甜美的气味。
  
      沉郁的心情豁然开朗,李维斯不等宗铭停车便跳了下来,大声喊:“于果!焦磊!我回来啦!”
  
      “reeves!”于果从客厅里蹿出来,跳起来和他击掌,“哎呀妈呀,你可回来了!次饭没?”
  
      “……”李维斯发现他东北口音越发严重了,一开口完全是二人转的节奏。
  
      焦磊从后院绕过来,高兴地说:“哎呀妈呀,你们可回来了,领导呢?你们吃饭没?我煮了酱大骨,老好吃了,给你们整点儿米饭?”
  
      “行啊。”李维斯一回家就觉得哪哪都舒服,伸个懒腰,跟他去厨房弄吃的。
  
      几天没见,焦磊显然被于天河折腾得不轻,抓住李维斯吐起槽来就没完没了:“哎呀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要憋屈死了,于大夫太能装逼了,我做大烩菜他嫌难看,非要吃牛排,我煮苞米粥他嫌太渣,非要喝咖啡……咖啡就咖啡,一会儿嫌我糖放多了,一会儿嫌我奶放多了……昨天我给他换床单,他居然嫌我买的洗衣液不好闻,害他睡不好。”
  
      李维斯没想到于天河这么龟毛,安慰地拍拍他肩膀:“那你下次直接给他用清水洗算了。”
  
      “我是管家,又不是他的通房丫鬟,我管得着他怎么睡觉么?”焦磊撇撇嘴,“再说睡不着关床单屁事,我看他就是缺个男人!”
  
      “噗!”李维斯喷了。
  
      焦磊洋洋得意地奸笑了两声,说:“赶明儿我找个老中医给他抓点儿药,治一治他的装逼症,嘿嘿。”
  
      李维斯无端觉得后脖子一凉,一扭头,惊得三魂出窍,狠狠怼了焦磊一胳膊肘。焦磊后知后觉地停止笑声,回头,表情凝固——于天河穿着他标志性的三件套,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厨房门口冷冷看着他。
  
      “于于于于于大夫!”焦磊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浓郁的鬼畜气场笼罩,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你你干啥?”
  
      于天河面无表情地睥睨着他,少顷忽然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极为艳丽的恐怖的微笑,说:“我找个男人。”
  
      “……”焦磊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悄悄后退一步,将自己庞大的身躯躲到李维斯身后,缩小再缩小,小小声地说,“你你你吃大骨棒吗?”
  
      于天河眯着眼睛上上下下将他看了好几遍,直看得他呆若木鸡,手足无措,才挪开视线转身走了:“留着你自己吃吧。”
  
      “吓死我了……”焦磊以手抚胸,脸色煞白地问李维斯,“他干啥啊?”
  
      李维斯张着嘴想了一会儿,说:“找男人?”
  
      焦磊气息一窒,李维斯又说:“让你吃点好的?”
  
      “……”焦磊的脸更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