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59章 S3.E12.卧底吧

第59章 S3.E12.卧底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59,
  
      在去“青春无悔”青少年关爱中心之前,李维斯和宗铭通过官网大致了解了一下这家机构的情况。
  
      从官网简介看,这是一家致力于解决未成年人“青春期过度叛逆、厌学逃学、网瘾早恋”等等“心理和行为出现严重偏差并明显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问题的辅助教育机构。已经获取了各级教育及卫生部门的特种许可,得过好多地方上授予的荣誉,属于国内首屈一指的青少年心理辅导以及网瘾戒除机构。
  
      据他们自己说,经过六个月到两年的“干预”之后,90%的学员有明显的进步,99.5%的家长对他们的教育成果表示认可。
  
      李维斯就纳了闷了:“‘网瘾’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国际上普遍认为网络成瘾并不属于行为偏差或精神疾病。既然都不是病了,又有什么可治的呢?”
  
      “因为‘违反公序良俗’啊。”宗铭说,“公序良俗这个东西,你可以将它解释为善良风俗和一般的道德,但是‘善良’和‘一般’的标准如何界定,就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了。”
  
      李维斯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宗铭说,“假设你一天打游戏5个小时,打进服务器前十,那么你这种行为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道德还是不道德呢?”
  
      “呃……”李维斯噎住了。
  
      宗铭道:“你爹觉得你勤奋忘我孺子可教,那你这种行为就是善良上进符合一般道德标准的,他可能会送你去念电子竞技专业,砸大把的钞票把你培养成世界冠军。然而假设你爹觉得你不务正业人间败类,那你这种行为就是不善良也不符合一般道德标准的,他可能把你送进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宁可把你培养成超市收银员或者饭店服务生,也不想让你走网络成神之路。至于你的天赋和爱好,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在他看来只要你吃的这碗饭符合他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就可以了。”
  
      李维斯若有所悟:“但是这种‘矫正’明显不符合社会发展趋势啊,网络提供的就业门类越来越多,不让上网等于放弃了很大一块的人生机遇啊。相关部门也不管吗?”
  
      “爹妈教孩子,外人怎么管?只是不让你上网而已,又不是虐待你不让你吃饭。”宗铭摇头,“未成年人教育这一块,一直以来就是乱象丛生,‘家长’这个头衔比法官都管用。父为子纲,传统文化,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李维斯只能叹气,他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却不知道怎么教育家长,其实他在国内做幼教的这段时间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中国的家长,可以说是全世界最负责任的家长,但有时候因为教育理念的跑偏,这种“负责”却比不负责的杀伤力还要大。
  
      什么时候生孩子也考证就好了,父母这个行业实在应该加入智商准入机制。
  
      下午四点半,宗铭和李维斯赶到“青春无悔”,出示了刑事侦查局的证件以后,一位自称是办公室主任的中年女子接待了他们,当得知他们是为卢星晴来的,态度一下子变得有些冷淡:“您说的这位卢星晴学员,我已经查过了,她去年八到十月确实在我们中心接受过一段时间的行为矫正。应家长要求,我们封存了她的资料,抱歉不能向你们提供。如果你们有这方面的需求,请走正常法律渠道索取,我们一定无条件配合。”
  
      她的语气虽然平和,但态度相当强硬。作为一家普通的青少年培训机构,他们可以连刑事侦查局的账都不卖,可见背景深厚。宗铭思忖片刻,也没有强求,转而询问其他问题:“可以请教一下,你们这里主要收治哪些学员吗?”
  
      办公室主任说话相当严谨:“我们是培训机构,不收治任何病人,只接收需要寻找真实自我的学员。我知道我们这种机构很容易引起外界的误解,尤其是前年有人恶意诬陷我们强制治疗网瘾那条新闻曝光以后,很多媒体还专门来找过我们。但最终各方面都证明了,我们是一家非常正规的行为矫正学校,并没有使用外界猜测的那种类似集中营的教育方式,否则我们也不会存在这么多年,受到这么多家长的信任和感谢了。”
  
      她将接待室墙上挂着的密密麻麻的锦旗和奖状展示给他们看:“实际上我们主要矫正的行为是叛逆、自闭、厌学、暴力、冷漠等等,只是因为这些行为往往伴随着过度上网,所以才显得我们好像是在帮学员戒除网瘾。”
  
      “现在的孩子,确实是非常难管的啊。”宗铭忽然画风一变,特别诚恳地附和她道,“网络这个东西,上面的信息良莠不齐,小孩子三观还没有成型,一旦过度接触,很容易从根儿上就被教歪了。”
  
      主任赞同道:“我们也是这个意思,并不是不让学员上网,事实上我们每周有专门的信息课,让老师教他们正确上网。”
  
      “不错不错,家长时间有限,很难彻底管制孩子上网,有专门的老师引导就安全多了。”宗铭赞叹地说。
  
      “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办公室主任的表情明显缓和下来,“您也有孩子了吧?”
  
      “呃,暂时还没有。”
  
      两人进入拉家常模式,开始探讨孩子的教育问题。宗铭深谙心理学,擅长循循善诱,演技又好,与办公室主任一番攀谈下来,甚至让李维斯产生了“他怎么比办公室主任还办公室主任”的感觉。
  
      到最后他们要走了,那位办公室主任亲自把他们送出来,和宗铭颇有点惺惺相惜:“其实卢星晴的问题并不严重,主要是沉迷网络和性向认知偏差,具体的我不能再透露了,但我可以保证,我们学校和她的去世绝对毫无关系,这个是去年本地公安部门就确认过的,您可以放心。”
  
      “我完全信任你们。”宗铭握着主任的手感叹道,“现在像你们这种有良心的教育机构不多了,大多数什么兴趣班之类的,都是打着解放孩子天性的幌子在那里骗家长的钱。我堂姐一年十几万砸进去,送儿子去学什么电子竞技,就因为孩子喜欢打游戏。你说这不是扯淡么?谁家好人整天打游戏过活?要是我,宁可他啥也不会,回老家种地都比打游戏的强,起码能吃一口安稳饭,心里不怯得慌。”
  
      主任也握着他的手感叹:“你这个想法太对了,年轻人都沉迷虚拟世界,那现实世界靠谁来支撑呢?谁种粮食谁炼钢?大家都靠网络生活么?世界迟早崩溃啊!”
  
      “对啊,二次元再美好,也要靠三次元的支撑嘛!”宗铭说,“三次元崩溃了二次元还玩个鬼啊,除非像《黑客帝国》那样让机器人占领全世界,那我们人类不是完蛋了么?”
  
      谈话迅速升华到了世界观和宇宙观的层面,李维斯听得一头黑线,然而自己演技爆棚的领导已经完全代入了正义家长的角色,仿佛明天回家就要把umbra改成青少年教育机构了!
  
      从“青春无悔”出来,李维斯问:“你跟她聊那么久干什么啊?不是浪费时间吗?还有,你堂姐不是宗佳玉么?她儿子明明才五岁啊!”
  
      “这家机构有问题。”宗铭一改刚才苦逼家长的模样,冷着脸道,“卢星晴的死绝对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不过他们明显和本地官方有默契,如果我们走正常渠道申请查看卢星晴的记录,很可能要和他们扯皮扯到明年。”
  
      看他回复正常画风,李维斯松了口气,问:“那怎么办?放弃这条线索吗?”
  
      “不行,必须弄清楚幽灵号的身份。”宗铭说,“这家机构这里,咱们只能另辟蹊径了。”
  
      李维斯直觉他又要作妖了,就是拿不准这回倒霉的会是谁,结果一分钟后答案就揭晓了——宗铭在umbra上呼叫了桑菡。
  
      两人先交流了一下工作,宗铭问起一年前那次爆料风波,桑菡说:“这件事一开始是很正常的,有人上网爆料,说自己被家人送去强制戒断网瘾,遭受了非法禁锢和过当电击治疗。后来很多媒体跟进,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人的口吻忽然变了,说自己五十多岁了,因为上网打麻将耽误看孙子,被儿女送进那家机构强制戒赌,还控诉儿女虐待老人什么的。”
  
      宗铭眉头紧蹙:“怎么听着像是当事人被公关了,刻意把爆料事件演化成闹剧的节奏?”
  
      “我也是这么觉得。”桑菡说,“后来学校出面澄清,说根本没接收过这么老的学员,然后上层主管部门也跟着澄清,说对方是依法办学,没有任何不妥。”
  
      “我明白了。”宗铭说,“这家机构还有其他问题曝光过吗?”
  
      “没有了,他们非常低调,采用传统化管理,网络上信息非常少。”桑菡说,“我怀疑卢天晴的记录是纸质的,所以我什么都查不到。”
  
      “他们说应家长要求封存档案,不让我们查。”宗铭说,“我想了个办法,只是大概要你担点儿风险了。”
  
      “呃,什么风险啊?”桑菡直觉不好,下意识问道。
  
      宗铭说:“我想把你送进去戒断一下网瘾。”
  
      “……”桑菡完全懵逼,“你说什么?”
  
      “戒网瘾啊。”宗铭说,“你收拾收拾东西,我一会儿去学校接你……哦对,今天周末,你是不是回家了?”
  
      “我爸过生日啊!”桑菡崩溃道,“你到底要搞什么?我是学网络信息的,你现在要送我去戒除网瘾?你没事吧?”
  
      “局座生日啊?”宗铭想了想,恍然大悟,“他今年过农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