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54章 S3.E7.于天河

第54章 S3.E7.于天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54,
  
  长假结束之前,宗铭终于回来了,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umbra的专用直升机。
  
  因为石湖农场这边的停机坪修建申请还没批下来,所以宗铭在机场租了一个机位,暂时将它寄存在市里。
  
  李维斯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活的直升机,去机场接宗铭的时候特意跑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发现直升机的机身上刷了一个大大的“p”,设计成飘带状,还挺艺术化的。
  
  “什么意思啊?”李维斯困惑地问宗铭,“不是应该刷个umbra吗?”
  
  “我们是秘密团队,名字是保密的,你是不是傻啊?”宗铭在外头跑了一个礼拜,仍旧神采奕奕,钴蓝色衬衫熨得笔挺。
  
  李维斯发现他出门的时候挺讲究的,在家则比较随便,来回就那几套家居服。
  
  “p就是飘飘的意思啊。”宗铭说,“看领导对你好吧?直升机都以你命名了呢。”
  
  “……”李维斯只有心掐死他,“你有病吧?让我上天的意思吗?”
  
  “你都敢让我改id,还不敢上天吗?领导这就成全你!”宗铭揉他的头发,弯腰将他身后的小拖油瓶抱起来:“于果,想干爹了没?”
  
  “没空啊。”于果特别耿直地说,“我爸说中国小学超级厉害,每天都逼着我学中文呐,我现在已经会背唐诗三百首了唷。”
  
  “这么厉害啊,你爸自己都背不全吧?”宗铭将于果往脖子上一架,对李维斯道:“拿行李,回家!”
  
  李维斯无语凝噎,拖着宗铭的旅行箱,心塞塞地离开了自己即将上天的笔名。
  
  回石湖农场的路上,李维斯终于知道于果的到来是怎么回事了——如桑菡所说,于果的老爹叫于天河,是脑神经学专家,宗铭撒尿和泥的发小。
  
  于天河博士毕业后受聘于比利时一家研究中心,后来在当地成家立业,和一名股票经纪人注册结婚。于果是他姐姐给他捐献的卵子,和他丈夫的精子结合以后通过代孕生出来的孩子,从血缘上说是他的外甥,从法律上讲则是他的儿子。
  
  今年年初,于天河与丈夫起诉离婚,经过半年多艰苦的谈判,终于赢得了儿子百分之一百的监护权。然后,为了彻底制止前夫接近儿子,他毅然辞去了比利时研究所的职务,带着于果回到了中国。
  
  像他这样的专家,自然不用发愁工作的问题,这不,他一落地就被请去参加一个医学会议了,估计很快就能确定工作单位。
  
  于天河暂时没空管儿子,就把于果托付给了宗铭,而宗铭因为要去接直升机,又把于果托付给了李维斯。
  
  “别说你俩有点像啊。”宗铭坐在副驾位上,看看李维斯,又看看于果,“嗯,有三分像。”
  
  于果是二分之一混血,李维斯是四分之一混血,也许因为俩人都有点白人血统,所以乍一看有几分相似。李维斯在观后镜里看了一眼,问宗铭:“你干嘛骗我说他是umbra的分析师啊?”
  
  “他是啊。”宗铭说,“他是世界排名前八的心算大师。”
  
  “现在是前五啦。”于果嘚瑟地说,“我在七月的比赛上打败了上川静子,排第五了!”
  
  李维斯昨晚已经听桑菡说过,但对心算这种东西没有直观的了解,并不知道有什么厉害。宗铭见他一脸茫然,解释道:“他在闪电心算方面保持着一项世界纪录,至今没人能打破。这么说吧,你给他报你的身份证号,你报完他就能告诉你所有数字的乘积是多少,都不用等。”
  
  这么厉害啊……李维斯看向于果的眼神有了一丝敬畏。宗铭道:“他最厉害的是几何心算,比如前面两栋大楼,北向地脚线交叉角度,他仅凭目测就能报出来,和实际测量误差在小数点后一位。”
  
  “我最近在练习速度估算。”于果大概因为受西方教育的原因,完全不知道谦虚为何物,你夸他一,他能夸自己十,“刚才过去那辆车,时速大概是117,你现在是102。”
  
  李维斯看了一眼时速表,果然是一百冒头,不禁对于果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以后有什么数据分析之类的活就让他干啦。”宗铭说,“局里能派过来的分析师都不怎么样,我看不上,还不如我们自己分担一部分,让于果课余时间做一部分。反正小学一年级功课也不多,他应该能应付。”
  
  “他以后就住石湖农场吗?”李维斯问,“他不和他爸一起住吗?”
  
  “他爸有意接一份西堰市这边医院的工作,暂时会住在石湖农场。”宗铭说,“回家得把客房打扫出来,你隔壁那间给于果住,楼梯对面那间给于天河住。他过几天开完会就回来。”
  
  很快,李维斯发现宗铭这桩生意做得很值,只出了两间屋子,就得了一个免费的数据分析师。于果的脑子那叫一个好使,那么厚一本报表,他一上午就能理完,还能把头头道道都给你说一遍。
  
  李维斯问宗铭这孩子是天生这么厉害,还是也被超级脑感染了,宗铭说:“他的智商只是中等偏上,但从小对数字敏感。他爸是脑神经学方面的专家,前些年致力于研究如何突破脑力极限,所以刻意对他进行了一些针对性训练,让他把这方面的天分充分发挥出来。”
  
  “这么厉害啊……”李维斯不禁对这位素未谋面的高人肃然起敬。
  
  宗铭却嗤笑一声,道:“儿子再会算也没用,他本人是个数死早,到现在连自己的身份证号都背不下来。”
  
  一周后,传说中的数死早脑神经学专家终于莅临石湖农场。
  
  李维斯因为于果说他很能打架,先入为主地认为他是个五大三粗的科学怪人,结果一见面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于天河身高与他相仿,比他骨架略窄一些,皮肤苍白,身材消瘦,戴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本正经的三件套西装,仿佛从哪个漫画里走出来的执事。
  
  不过他一开口那天生的极品范儿就扑面而来:“这么脏!你们是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几个月还没死的?”
  
  李维斯满头黑线,石湖农场地方太大,他一般十天半个月才打扫一次,但因为住的人少,即使不打扫也没什么垃圾,最多就是些灰尘而已。
  
  地球整个就是个土球,有点灰尘怕什么呢?
  
  然而于天河显然并不这么想,将行李箱往台阶上一放,便对宗铭道:“雇个清洁工,再雇个园丁,你看你这花园都成什么了?厨子免了,你做的比他们好吃……你的直升机是不是要雇个驾驶员?家里除了你谁还有直升机执照?”
  
  宗铭白他一眼,嘲道:“就你会花钱!雇人不要发工资啊?”
  
  于天河道:“谁钱多谁发。”
  
  宗铭道:“我现在要结婚了,婚后资产和伴侣分享,直接砍一半,所以还是你钱多。”
  
  “我刚离婚,还要给前夫付赡养费,我没钱。”
  
  “你连数都数不清,知道自己有钱没钱?”宗铭直接回头问于果:“你爸离婚的时候个人资产折合现金有多少?”
  
  于果特别耿直地伸出双手,曲起一根手指。宗铭秒懂:“你们两个人,我们也是两个人,一人一半,公平公正。”
  
  李维斯见过斗富的,还没见过这么斗富的,果然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穷人了……看看宗铭,又看看于天河:“那到底雇不雇?”
  
  “雇吧。”宗铭说,“家里人多了,还有个孩子要照顾,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你去同城招聘发个广告,雇个清洁工、园丁、厨子,饭我们可以换着做,但得有人采购和善后……唔,暂时就这么多吧。”
  
  “你钱多烧的啊?”于天河冷冷道,“我养不起三个人。”对李维斯说:“你直接就说招个管家,按市面一倍半薪资,要求会打扫卫生、修剪花木、洗衣做饭。”
  
  宗铭嘲道:“把开直升机也算上吧,保不齐真有人全会。”
  
  李维斯望天,索性真这么写了,发了出去。
  
  于天河摸摸自己儿子的小脑袋,这才腾出工夫和李维斯认识:“你好s,他们俩应该已经向你提过我了吧?有于果这臭小子,估计你连我的社保号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于果就是个八卦机,待在石湖农场一周,已经把自己家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都给李维斯讲了一遍,李维斯现在连他爹地右脚长过灰指甲都知道了!
  
  “您好于先生。”李维斯感觉他身上有一种高知人士特有的强大气场,和宗铭这种虎踞龙盘的感觉不太一样,但也挺压人的,不知不觉使用了敬语。
  
  “叫我于哥,或者于博士,于医生,都行。”于天河说,“我比宗铭大一岁,你就算是我弟妹了。”
  
  李维斯汗流浃背:“您叫我李维斯或者小李就行。”
  
  宗铭帮于天河把行李放到收拾好的房间,让李维斯把他的车开进来。于天河一看就不是个低调的人,车子是阿斯顿马丁顶级轿跑,最新版,上市不到三个月,估计是回中国新买的。
  
  看着自己的小熊猫夹在奔驰和阿斯顿马丁中间,李维斯有点淡淡的忧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