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48章 S3.E1.人妖号

第48章 S3.E1.人妖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48,
  
      回到石湖农场,已经是午夜时分。
  
      两人都淋了雨,尤其李维斯,在马路上滚了两圈,一身西服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宗铭一回家便勒令他去洗澡,自己去厨房煮了两碗浓浓的姜汤,又开了客厅的电子壁炉,才上三楼去洗漱换衣。
  
      李维斯洗好澡下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一片融融暖意,隆美尔四仰八叉躺在壁炉前的摇椅上打呼噜,巴顿趴在炉火前玩它的狗咬胶。
  
      忽然就有一种很踏实的回家的感觉,李维斯拖了个垫子坐到壁炉前,莫名有点怀念德克萨斯的老家,冬天最冷的时候,外婆也是这样坐在壁炉前,戴着老花镜织毛衣,或者给寄宿在家里的熊孩子讲故事。
  
      “去把姜汤喝了。”宗铭披着睡袍从楼上下来,右腿还有点轻微的跛。李维斯乖乖将姜汤喝了,打了个嗝儿,隆美尔嗅到生姜的气味,立刻嫌恶地跳开了,给他一个恶狠狠的瞪视。
  
      宗铭喝完自己那份姜汤,坐到摇椅上,将长腿搭在壁炉前,惬意地叹了口气:“还是家里舒服啊。”
  
      “腿怎么样,疼得厉害吗?”李维斯跪坐在垫子上,捋起他的睡裤,揉了揉骨折的地方。
  
      宗铭吸了口气,说:“橱柜里有云南白药贴,去给我拿一片来。”
  
      李维斯道:“等一下,我拿了艾条,稍微给你灸一下会比较舒服。”
  
      宗铭诧异道:“你怎么连这都会?咱俩到底谁才是外国人啊?”
  
      “跟我外婆学的。”李维斯挑眉,用脚踏将他的腿垫平了,切了薄薄的姜片摆在伤口附近,又在上面摆上艾条,用打火机点燃。
  
      淡淡的青烟袅袅升起,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了艾绒特有的辛辣的气味。这下连巴顿也受不了了,夹着尾巴跑了出去。
  
      宗铭抽了抽鼻子,嫌弃道:“这么大味儿。”
  
      “多好闻啊。”李维斯说,“你不是一直想抽烟么?这么大的烟,赶紧多吸两口。”
  
      宗铭被他气笑了,伸手作势要弹他的耳朵,李维斯立刻爬起来跑开:“别乱动啊,艾条倒了你的腿毛就保不住了!烧着了睡裤连鸟毛都没了!”
  
      “你竟然觊觎领导的鸟毛!”宗铭斥道,“早知道上回你喝醉酒我就给你全剃了!”
  
      “……”李维斯觉得大半夜的两个大男人互相攻击对方的鸟毛实在是有点倒胃口,于是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取了酒精棉球过来给宗铭擦了鼻梁上的伤口,又贴上一个创口贴。
  
      “过来我给你弄。”宗铭示意他蹲下,给他擦了额头的伤口,也贴上一个创口贴。
  
      于是他们现在有同款伤口和同款哆啦a梦创口贴了。
  
      电子壁炉火光跳跃,李维斯倚着靠垫半躺在壁炉前,问宗铭:“现在怎么办?我们好像被逼进死胡同了,胡查理死了,齐冉植物人,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宗铭的语气没有丝毫沮丧,仍旧像平常一样淡定自若:“旧的线索虽然断了,但新的线索在出现,他们做的越多,露出的破绽就越大。”
  
      “你是说唐辉和他的司机?”
  
      宗铭看着闪烁的火光,道:“胡查理虽然死了,但第九基金还在,还有那个‘珍爱好女人’组织。唐辉和他的司机当然也有嫌疑,包括他名下的唐晟集团……你看,任何犯罪团伙都是这样,只要他们贼心不死,还要继续作案,暴露出来的东西总会越来越多。超级脑这个案子我跟了很多年了,从最初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搞不清楚,到现在掌握这么多资料,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急不来的。”
  
      李维斯本来满心气馁,被他一说又重新鼓起了一点信心。宗铭看出他的情绪变化,嘴角微微勾起:“超自然案件和普通案件完全不同,凶手的犯罪逻辑往往非常诡谲,犯罪过程匪夷所思,证据难查,线索难捋,有时候当地警方还不配合,老给你的上级单位告黑状……你现在比我那时候幸福多了,好歹有个给力的领导。”毫不谦虚地指了指自己,“要钱有钱,要本事有本事,顶得了压力,背的了黑锅,关键时刻还能救你小命……”仰天长叹一声,道,“我真是好羡慕你啊!”
  
      “……”李维斯就不明白了,自己明明是想和他交流一下工作问题的,为什么说着说着就成了他的表扬和自我表扬大会?
  
      “不过你也不要过分依赖我。”宗铭感叹完了,又谆谆教诲,“领导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要尽快成长起来啊。”
  
      李维斯瘫在靠垫上,做了个死不瞑目的表情。宗铭被他逗笑了,道:“说正经的,今天在颁奖会上,你是怎么发现胡查理的?”
  
      “我也不知道,是一种直觉吧。”李维斯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我感觉齐冉往那个方向看过几次,就留了点心,后来超级脑的震颤一出现,我就锁定了他的位置。”
  
      宗铭皱眉道:“说起来,你今天居然没有被时空凝滞禁锢,简直是奇迹。我记得上次在石湖镇,王浩制造时空凝滞的时候你并没有立刻挣脱出来。”
  
      “对啊。”李维斯被他提醒,也觉得奇怪,“还记得我们刚见面那天晚上,你制造了两次凝滞,尤其是树林里那次,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连眼睛都没办法眨一下。”
  
      “今晚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维斯想了想,皱眉道:“我当时就忽然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胸口这里跳,像是个电泵,一下一下在放电,刺激我的心脏,然后我忽然就挣脱出来了……”解开睡衣纽扣在自己左胸看了看,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我要不要去医院做个胸透啊心电图啊什么的?”
  
      宗铭伸手摸了摸他胸口的皮肤,轻轻压了压,没觉得有什么不同,问:“你以前做过吗?”
  
      李维斯被他摸得有点痒,不知为何耳朵忽然红了,系上纽扣,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尖,道:“做过啊,没有任何异常。”
  
      “你真的从没有接触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物吗?”宗铭问,“小的时候,小学或者幼儿园,你还不太记事的时候,你母亲有没有提过?”
  
      “讲真,小时候我觉得世界上绝大多数事物都是不同寻常的,包括我家后院那颗杏树上结的果子。”李维斯说,“我从小就好奇心过剩,有一年暑假和同学参加夏令营,还偷偷潜入过nasa的实验室——我家离休斯顿很近,nasa在那儿有约翰逊航天中心。”
  
      宗铭“哦”了一声,问:“你现在是不是要告诉我你被nasa的神奇射线照过,或者被航天中心的外星蜘蛛咬过,所以拥有了超能力?”
  
      “我这种应该属于超能力的免疫力吧?”李维斯纠正道,“但其实我并没有成功潜入实验室,只是在走廊上玩了一会儿——我当时只有八岁,偷来的实验服太大了,基本没什么隐蔽性,我很快就被发现然后遣送回家了。”
  
      “……你真是个能人!”宗铭不得不夸他,“你妈是不是特别为你骄傲?”
  
      “是啊。”李维斯感叹,“我妈从小就说我能得不行,一个指头能剥葱。”
  
      宗铭“噗”一声笑喷了,腿一抖,艾条倒了,烧得他差点跳起来,等把艾绒灰抖下去,发现李维斯一语成谶,他的腿毛果然被燎掉了一块。
  
      还好没有危及到鸟毛。
  
      “你这个乌鸦嘴啊……”宗铭伸指要弹他。李维斯赶紧跑了,拧了热毛巾给他擦干净小腿,又贴上膏药:“没事,反正膏药一撕这块腿毛都没了,看不出来的。”
  
      宗铭没好气地翻了一下眼睛,说:“行了,几根毛我还损失得起……你记住,今天在会场上发生的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如果你真的对超级脑的攻击免疫,很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甚至被清扫者盯上。你暂时还没有自保的能力,一定要低调行事,懂吗?”
  
      李维斯被他一说,顿时感觉自己安全堪忧:“你之前说教我打枪的,咱们明天就开始吧,等我学会开枪就有自保的能力了。”
  
      宗铭点头道:“这个是必须的,不过我得先跟局里申请,你不要着急。今天的事,刘队长那里我会嘱咐他保密,他手下的刑警大都不知道超级脑的事,应该没人注意到这个问题,胡查理已经死了……总之,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你有免疫力,你暂时是安全的。”
  
      李维斯稍微感觉安心了些,点头。宗铭看看时间不早,道:“去休息吧,明天睡个好觉,等阿菡把我要的东西整理出来,我们再详细捋捋下一步的计划。”
  
      李维斯送宗铭上楼,回到房间已经午夜一点多了,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又淋了雨,他感觉有点鼻塞,便在文下挂了个请假条,说今天不更新了。
  
      刚挂好,微信响了,欧米伽发了个哭脸:【太太你怎么了?卡在这个节点断更,你是不是生病了?】
  
      【今晚发生了点事情,我脑子有点乱,写不出东西来。】李维斯给她回了一个哭脸,【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不怕皮肤变差么?】
  
      【好倒霉哦,我家也发生了点事情,我爸刚回来,在陪他吃宵夜。】
  
      【陪你爸吃宵夜还玩手机,不孝女!】李维斯发了个皇帝的头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