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42章 S2.E21.天欲雨

第42章 S2.E21.天欲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42,
  
      太阳照常升起,又是忙碌的一天。
  
      大清早宗铭就带着李维斯走访了那名齐冉送过红包的同事,果不其然,齐冉当初辞职之后,是曾经要求过复职的。
  
      “那年她女儿成绩不好,所以她想停薪留职一段时间,给女儿辅导一下功课。”同事告诉宗铭和李维斯,“当时她已经是销售部的副经理了,我们总监有意把她提成经理,所以建议她请个家教或者是给孩子报个补习班。但齐冉当时很坚持,总监最后就同意给她停薪留职,保证她回来以后仍旧是副经理的职位。”
  
      “那她之后为什么没有回来复职?”宗铭问。
  
      “因为我们总监跳槽了。”同事惋惜地说,“他移民去了国外,公司换了新总监,正好是从前那名差点被齐冉顶掉的经理。新总监人怎么说呢,有点心胸狭窄吧,加上和上面集团公司的老总有点儿裙带关系,就为难齐冉,让她回门店从基层推销重新做起。我们都觉得他这么做不地道,以齐冉的能力做经理都绰绰有余了,而且之前她离开的时候是有停薪留职协议的,说好保留职位。”
  
      “她没有申请劳动仲裁吗?”宗铭问道。
  
      “问题就出在协议上。”同事说,“协议只说保留职位,没说保留原职,新总监就是抓住这一点,认为只要给她个职位就可以,不一定非要是副经理。”
  
      “所以齐冉就离开了?”
  
      “是的,她气不过就直接办理了辞职。后来我们以为她会去其他公司,结果她居然就这么回家了,再也没有出来工作。”
  
      宗铭沉思片刻,问道:“她那天来给你送红包,没有和你聊别的吗?她目前有没有再出来工作的意向?”
  
      “没,那天我在筹备婚礼,家里全是人,她在门口给了我红包,说了句恭喜就走了。”同事说,“我本来想请她进来坐一会儿,她说她还有事要先走。”
  
      从同事家里出来,宗铭皱眉沉思,直到上车才问李维斯:“那天你送她过来,中途等了她多久?”
  
      这一点李维斯记得很清楚:“十分钟,她非常守时,说好十分钟就是十分钟。”
  
      宗铭看了看表,说:“从你停车的地方走到刚才那家门口,我们花了一分半,来回三分钟,她在门口只递了一个红包,说了一句恭喜……那至少她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她会不会去了其他地方?”
  
      李维斯算了算,也觉得有点奇怪:“难道她那晚不光见了这一个同事,还见了其他人?”
  
      “会是谁呢?”宗铭看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大厦,视线扫过一个又一个窗口,喃喃道,“我们得找出这个人,这个人说不定整个案子的‘眼’。”
  
      李维斯随着他的视线掠过窗外,不禁有点头大,在这种居民密集的小区,找一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车子拐出辅道的时候,宗铭的手机响了,是刘队长,说他们刚刚传拘了一名赵毅刚失踪案的嫌疑人。
  
      李维斯十分意外:“找到嫌疑人了?这么快?谁啊?”
  
      宗铭将手机收起来,望天:“还有谁?焦磊那个棒槌!”
  
      自打街头打人事件之后,宗铭就对焦磊的智商表示惋惜,并送给了这位光荣的消防战士四字评语——胸大无脑。
  
      “他到底是怎么混进人民解放军的队伍的?部队上现在也流行招花瓶了吗?”宗铭吐槽起来比欧米伽姑娘还要犀利。
  
      其实李维斯倒觉得焦磊这个人不像宗铭说的那么糟糕,不可否认他的性格是有点莽撞,但他同时嫉恶如仇,勇于担当——当初自己和韩小豆挂在四楼高的地方,是焦磊第一个爬上云梯把他们救下去的。
  
      他对他的同事很照顾,有什么难事儿第一个冲在前面,对他姐也很好,还知道帮她姐把鹦鹉照顾起来,看得出是个粗中有细,有情有义的人。
  
      半小时后他们到达派出所,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全貌。
  
      按照办案程序,失踪案发生以后刘队长他们第一时间梳理了赵毅刚的社会关系,然后一一调查了和他有过龃龉的人,焦磊因为之前和他打过架,所以也在被调查之列。
  
      然后他们就发现,就在赵毅刚失踪那天上午,焦磊向消防大队请了假,上午九点多离开,至下午两点半才回来,期间没有人知道他去过哪儿。
  
      这个时间段正好和赵毅刚失踪的时间对上,所以刘队长就把焦磊给传拘了。
  
      审讯室里,焦磊坐在刘队长对面的椅子上,还有点莫名其妙:“昨天早上?昨天早上我请假去北郊了。”
  
      “北郊什么地方?”
  
      “绿野公园。”
  
      “工作日你去公园干什么?”
  
      “赵毅刚约我去的。”焦磊说,“他打电话给我,说有一件关于我姐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和我面谈。”
  
      “你见着他了吗?”
  
      “没。”焦磊老老实实说,“我等了他好几个小时,他没来,打电话不接,我就回消防大队了。”
  
      刘队长看了他半天,说:“赵毅刚昨天上午失踪了。”
  
      “什么?”焦磊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失踪了?不可能吧?他九点多给我打的电话……等等,他什么时候失踪的?”
  
      “就在你请假离开之后。”刘队长说,“十点半左右。”
  
      焦磊愕然,继而明白了点儿什么:“你们怀疑是我绑架了他?”
  
      刘队长不置可否,问他:“你说你去了绿野公园,有人能为你作证吗?”
  
      焦磊想了一会儿,摇头:“没有,我是骑摩托车去的,路上没遇到熟人。昨天是工作日,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我连管理员都没有遇见……”一边说着,一边变了脸色,他现在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作为唯一和赵毅刚发生过正面冲突的人,他在这么敏感的时间段忽然消失,说他跟这件事没关系恐怕都没人相信。
  
      “但是我确实接到了他的电话啊。”焦磊掏出手机,翻出通话记录递给刘队长,“就是这个号码,你们可以查一下。”
  
      刘队长叫人记下号码,出去查机主信息,然后对他说:“这不是赵毅刚的号,你确定和你说话的人是赵毅刚吗?”
  
      焦磊语塞,顿了一下,摇头:“我不知道,他当时打电话过来,自称是赵毅刚,我感觉他声音挺像的,就没有怀疑。”
  
      刘队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隔了片刻,负责查号的刑警去而复返:“查过了,机主是一个菜贩子,说他没打过这个电话,估计是套号。信息员还在查,但查到的可能性不大。”
  
      焦磊烦躁地撸了一把头发,说:“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真的是去了北郊公园。因为他说是关于我姐的事,我才在那里等了三个小时……其实一开始他没按时到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怀疑了,但……我就是不死心吧,我姐已经失踪这么久了,我担心……我担心她再也回不来了。”
  
      他搓了搓脸,表情悲伤而忧虑。隔着一道单面玻璃,李维斯心里也不好受,问宗铭:“你觉得他有嫌疑吗?”
  
      “不可能。”宗铭毫不犹豫地说。
  
      李维斯松了口气,问:“那他能洗脱嫌疑吗?”
  
      “应该能。”宗铭说,“稍后他们会按他说的路线调取交通监控,只要有那么几个监控头拍到他,他就能洗脱嫌疑。即使他运气不好避过了所有监控,还有他的手机定位轨迹可以作为佐证,警方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绑架了赵毅刚,最多传拘他几个小时,不会提出公诉的。”
  
      “到底是谁给他打的电话?”李维斯头疼地问,“谁会用这种方法陷害他呢?陷害他又有什么用?”
  
      “扰乱视线,分散警方的精力,或者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宗铭说,“不管怎么样,陷害他的人都会马上出后招。传拘一般不超过24小时,明天中午之前我们就知道答案了。”
  
      午饭时间,李维斯拿了盒饭进去给焦磊吃,顺便安慰了他几句。焦磊倒是挺淡定的,问了他蒙哥马利的情况,还说自己可能很快就能把小鹦鹉接回去住了。
  
      “你要租房吗?”李维斯问,“不住宿舍了?”
  
      焦磊脸色有点沉郁,说:“我可能干不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